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中文化网

散文散文
关注: 6贴子:1148 排名: 15 
0 回复贴,123 次查看
<返回列表

樱花情感

142

主题

144

帖子

618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18
发表于 2019-9-5 15:38:22
本帖最后由 海棠 于 2019-9-5 15:40 编辑

u=1017508590,3729666774&amp;fm=26&amp;gp=0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樱花情感     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顾君义



      我本是一个农村出生的粗俗的孩子,除了桃花、梨花、杏花、枣花和葵花,其它的花认识得不多。因为那些不认识的花,我也不想主动去认识。一个脚上穿着破鞋、脚趾头在外露着、鞋底下的脚跟已经磨出了茧子的男孩子,凭什么喜欢哪些不能穿又不能充饥的花呢?----虽然,它们很漂亮。当然,我更没有养成种花的习惯。
后来在上高中的时候,有一篇散文,冰心写的,题目叫《樱花赞》,深深的吸引了我,像蛊一样。我被里边的诗句所诱惑:“墨江泼绿水微波,万花掩映江之沱。倾城看花奈花何,人人同唱樱花歌。”樱花是什么样的一种花,竟然被日本人视作国花,竟然让人倾城看花?我很是迷恋,但却没有见过。而且,有很多年,我不仅没有见过,连想樱花的意识也极其淡漠了。多少年了,迫于生计,何来闲情逸致,何有非分之想?
      这几年来,由于生活状况的改变,过上了像人一样的日子,于是在肚子填饱之后,想起了巴金说过的一句话:“我们不是单靠吃米活着。”于是在房间里也养了几盆花草,什么滴水观音、君子兰、吊兰、凤尾竹之类。
是什么时候,樱花闯入我的视野呢?大概有四、五年了吧。我住的办公楼前,有一个小花园。花园里有许多花树,但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。后来有人告诉我,那在冬天开出腊黄色小花的叫梅花;三月在高高的树枝头开出硕大的银白花朵的树叫玉兰;那在八月绽出米粒大小且飘着暗香的,叫桂花。还有棵同根两干、隽秀挺拔、宛如夫妻一样的树,叫香樟树。嘿,这小小的花园竟然这般热闹而名贵。
在这个小园里,还有一棵树在四月开出白中带粉的花,异样的美丽,我也不认识。四年前,有人告诉我,她叫樱花。樱花吗? “花光照海影如潮,游侠聚作萃渊薮。”这就是让清代大诗人黄遵宪无比陶醉的樱花吗?这就是让日本人为之哭为之笑为之喜为之忧的樱花吗?我极为惊奇,一下子勾引起藏在我心中的一个关于樱花的残梦。但我还来不及欣赏她,她已经早早的枯萎了。
      2009年开春,单位把办公楼前的小花园整理了一番。除去杂草,删减杂树,本来隐在花树中间的樱花树一下子被推到花园的中心位置。又填土施肥,花园积攒了无限生机。这一年春天,樱花开得极为灿烂,整个枝头胖嘟嘟的,都是花。我的心在整个春天都氤氲在樱花的光影里,充满着快乐。
      今年春天雨水好,各种花草树木都长的很茂盛。到了三月,我就盼望着樱花开放。我有一个蜀地的网友,名叫如烟,颇有雅兴。告诉我,前一段日子,她去成都看樱花了。并传了一些关于樱花的图片给我。成都天暖,那里的樱花开得早。异地花早开,更增添了我盼樱花开的心情。
终于,到了四月樱花开了,枝头上缀满了粉白的花朵,以空前的热闹劲儿庆贺着自己生命的盛期。今年的樱花很绚烂,惹的单位里有许多人也有了赏花的情致。走到花前询问,这是什么花呀,好漂亮!每当我听到问语,便会微笑着告诉他们,这是樱花。生活中的人们大多都是如此。多少人看着貌似喜欢生活,但却往往忙碌于手头的事务,忽视或者漠视那些给我们带来快乐的事物。而这些事物只有以非常惊艳的姿势出现在我们眼前时,我们才会投入一点关注。
我办公的地方在三楼,每至心神倦怠,便来到走廊,俯视下边的小花园,我的心便会充满了愉快与馨香的感觉。花园的土地上种着红花草,一团团的,花色极其艳丽,仿佛是为樱花铺的地毯。花园的东南角有一棵很壮实的梅花,梅花枝上的叶子长得很茂盛,枝条在风中摇摆着,也仿佛是为樱花的绚烂在喝彩吧。在樱花树的后边有几棵桂树,高高的,树冠在风中摇摆着,是在为樱花舞蹈呢,还是在微微地叹息-----为自己花的迟开抑或为自己米粒般的花朵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害羞呢?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有关于樱花的诗句:“小园新种红樱树,闲绕花行便当游。何必更随鞍马队,冲泥蹋雨曲江头。”我也是不需车马劳顿,便有弥眼的春光,心里很有点美滋滋的味道。  
     “我们不是单靠吃米活着。”巴金的话又在我的思想里跳了出来。在物质匮乏的时代,对物的追求,是人的自然属性罢了。但是人除了物质生活的满足外,还需要一点审美的满足,这也可能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。今天,像我这样农村出生的乡巴佬也做雅者状,对花都有了一点小小的研究,也可谓是与时俱进了吧!
      花有败期,樱花亦然。四月末,一阵风吹急,满园皆飘花瓣雨。许多人感慨:樱花虽美,只是花期太短了。近代诗人苏曼殊也有关于樱花落的句子:
       十日樱花作意开,绕花岂惜日千回?
昨宵风雨偏相厄,谁向人天诉此哀?
       忍见胡沙埋艳骨,空将清泪滴深怀。
多情漫作他年忆,一寸春心早已灰。
面对这样的感慨这样的诗句,先前我也一样有叹花眼盈泪的情怀,感时心向悲的意绪,并对郁达夫为了留住生命中最为欣赏的景致,而宁愿“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,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”的极端想法也颇多认同。但是几番风雨后,我的思想大有改观。花落还有花开时,静默的守望,欣喜的等待,不也是一种生命的形式吗?
      青春是生命体的盛期,中年是事业的盛期,老年是思想的盛期,生命的每个季节里,都有樱花的绚烂。
      我愿守望着生命中的每次花开,每次盛期。

dbb44aed2e738bd4a3e47950a28b87d6267ff98e.jpg


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!)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• 发布信息免费
  • 发贴彩色标题
  • 签到额外经验值

如何快速提升等级,查看[积分规则]

活动中心

查看更多>>
最新热版
会员排行
©2001-2018 中文化网 http://www.zhongwh.com/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!X3.4公安网备